盧銘艷

八年,两年,十年

早已过了七年之痒

你说不应被牵绊

评论